相关文章

搬迁 安徽商报

城市资源的转移,单靠政府或者单靠市场都无法实现。搬迁,是一座城市的风向标。每一次搬迁背后,既是一次博弈,也隐藏着一次交换。城市想从中交换到空间和估值,而市民则希望换来幸福生活。

  今年春节后,合肥婚纱摄影老店“燕子摄影”终于从三孝口消失,对于老板夏晓蓉来说,在新区开新店开启了一段新的旅程。

  “三孝口到四牌楼……”一段民谣唱出了曾经合肥长江路沿线两大商圈并列辉煌的历史,也给人们留下了永远的记忆。光明影都、女人街、男人街——这些曾经承载着这个城市过往商业荣耀的地标,如今虽依然存在,但早已光芒不再。这也是夏晓蓉将“燕子摄影”形象店最终搬离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其实我对三孝口是很有感情的。”她说,作为老合肥人,这里有她们青春记忆和生活的酸甜苦辣。在近20年的时间里,她从创立摄影门店到“燕子摄影”成为合肥本土老品牌,一路走来一言难尽。

  最初的时光里,谈起三孝口,围绕大转盘的各种商店、餐馆、特色街成为合肥人早年的商业记忆和体验。在这里,夏晓蓉的事业一步步壮大,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占得一席之地。对她来说,这里不仅仅有事业、生意,还有生活的细节。

  但随着城市商圈的去中心化,多商圈组合爆发成长,三孝口曾经的辉煌逐渐归于平淡。在周围很多店铺都陆续搬走后,夏晓蓉的形象店依然坚持开到了春节前,“算是对以往近20年的总结吧,坚持到最后一刻。”

  如今,她将形象店搬到天鹅湖南岸的华润万象城中。“很多更加时尚的元素都能够实现”,夏晓蓉说,在政务区十多年的发展后,这里的商圈目前来看应该是合肥最集中和最高档的;而较为精英的客流也是她所看中的。最重要的是,如今合肥城市消费娱乐休闲已经较多地集中在Mall内,街边传统商铺对客流的吸引力越来越弱,没有吃喝玩乐一条龙的配套,任何商家在如今的市场想吸引来更多的客流很不容易。同时,周边即将开放的城市绿轴、天鹅湖、奥体中心,对婚纱摄影行业来说都是天然优秀的取景地。

  当然,搬到这里更是夏晓蓉未来发展规划的重要一步。她一直希望将自己的店做成设计事务所一类的机构。不仅仅是拍婚纱,而能够在未来成为客人规划人生重要的一环。周边环境配套的提升,反过来对她的店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“在这里我们不可能再重复在三孝口的发展过程和模式。”更加国际化、潮流范儿的生意需求是她想要更加突出的。

  这个城市不断成长,融入世界,给了夏晓蓉们更多的触动,以“搬家”为表现的新的定位重塑、市场锁定,也带着她们开始了新的路程。 记者郜征在宏观看来,一个单位的整体搬迁,必然有其大局观。但从微观上,单位的搬迁,归根结底是人的搬迁。这大概意味着:生活圈的改变、家庭计划的重构和一个崭新的生活。

  2009年,沈虹(系化名)所在的省内某研究院从芜湖整体搬至合肥。这相当于把一群芜湖人

  拖到合肥来上班。直至今日,沈虹的相当一部分同事仍然保持着“周五班车回芜湖;周一班车来

  合肥”的一周作息。

  “当然有阻力。因为这么一来,基本就是两地分居,家里有事你也照顾不上。”沈虹

  的一位同事告诉安徽商报记者,“但是没办法,单位事业要发展,困难只有克服。”

  然而,刚刚适应合肥的生活,一场新的搬迁又将开始。今年底,沈虹的单位又要从位于主城区的芜湖路移至经开区,搬迁又迫在眉睫。对于这场搬迁,单位早有准备。尽管搬迁还未进行,但是研究院安置员工的职工宿舍却选择在新址附近。

  相比芜湖路,沈虹对经开区并不感冒。“这里太不方便了!既没有公交,

  也打不到车。”此前,她在芜湖路租住着一个面积60平方米的旧式一居室,

  月租金1400元,她爱去省图看书,常常步行去马鞍山路万达看电影,二

  环之外的经开区,实在太过遥远。

  几经斟酌,她最终还是决定在经开区置业,这也是同事们几

  乎一致的选择。“这里暂时是差一点,但是上班近,这一条压倒其

  他。想去主城区,走高架也很方便。”

  对于搬迁后的生活,她尤其关注传说中的地铁6号线的规划。据说,6号线将正好在其新家附近设站。这对于沈虹的搬迁和置业而言,是个巨大的利好。与此同时,

  在距离单位1.5公里左右的地方,地铁3号线已经开

  始施工。

  如果说第一场搬迁,印证了合肥作为省会

  城市的“首位度”在2009年前后与其他城市

  迅速拉开;那么这第二场搬迁,则折射出随

  着主城区部分功能外迁,快速扩张的合

  肥正在完成城市资源的新一轮优化。

  搬迁,象征着城市的活力。在

  沈虹单位门口的主干道上,每天

  清晨都有印有各个单位的交

  通大巴飞驰而过。 2009年,

  研究院刚刚搬进芜湖路

  的时候,新址正对面小

  区的房价尚不足

  6000元,如今,价

  格已经翻倍。

  记者梁巍